郭锐:21年扎根在一线 设备高速动车1200余列

  

郭锐:21年扎根在一线 设备高速动车1200余列

  郭锐(右)在车间内对刚竣工 的产品进行质量查验 。

  编者按

  “日子 中不是缺乏美,而是缺乏发现美的眼睛。”在我们日子 的城市里,经济社会快速开展 ,城乡相貌 日新月异,人们的幸福感不断攀升,这一切的背后,离不开普通劳动者的辛勤劳动和忘我 奉献。他们是各个行业中最重要的“螺丝钉”,虽然小,但作用不可低估。临近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,半岛今起推出《劳动者之歌》专栏,发掘 和记载 那些在新时代为夸姣 日子 而努力斗争 的劳动者,通过他们的斗争 故事、斗争 历程,展示新时代斗争 者的新风貌、新作为。

  □文/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笑笑

  “我出生在铁路世家,我的祖辈、父辈都是铁路工人,能像他们一样亲手制造火车是我从小的梦想。正因为这个梦想,我有幸成为中国第一代高铁工人……”一个多月前,在本年 全国两会首场“代表通道”上,中国中车首席技能专家郭锐在承受 中外媒体采访时如是说。本年 41岁的郭锐,受祖辈父辈的影响,21年扎根一线,从一名普通工人成长 为中国高铁列车转向架制造领域知名的专家型高技能人才,经他和他的团队之手设备 出的高速动车组超过1200列,安全运营里程超过20亿公里,适当 于绕地球50000多圈。近日,记者走进中车四方,走近郭锐,了解这位被称为高速动车组转向架设备 制造技能 领跑人背后的故事。

  祖孙三代阅历 火车三个时代

  3月5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,来自中国中车的首席技能专家郭锐,承受 了首场“代表通道”中外媒体采访——“我是高铁工人郭锐,来自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,主要从事‘谐和 号’、‘复兴号’等高速动车组的出产 制造工作。我出生在铁路世家,我的祖辈、父辈都是铁路工人,能像他们一样亲手制造火车是我从小的梦想。正因为这个梦想,我有幸成为中国第一代高铁工人。‘产业报国、勇于立异 ,为中国梦提速’是我们每一个高铁工人的精力 寻求 ,我们将为‘复兴号’盛行 世界、为建设交通强国、制造强国而努力斗争 !”郭锐成为山东省代表团第一个走上“代表通道”的全国人大代表。

  他是这样说的,同时更是这样做的。近日,记者在中车四方见到郭锐时,他身着工装,正在车间忙碌着。郭锐的工作室就设在工厂车间里,工人们在车间工作中只需 有问题,立马就能够 找到郭锐和他所带的高技能人才团队到现场去查看。在同事眼中,郭锐是位工作狂、研究 狂,为了一个细节研讨 几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情,有时分 索性下班后也不回家,直接在工厂里加班继续研讨 。正是凭着这股爱研究 的韧劲,20岁就参加工作的郭锐,从一名普通工人迅速成长 为中国高铁列车转向架制造领域知名的专家型高技能人才。

  “可能从小受祖辈父辈的影响,我爱这一行。”让郭锐骄傲 的是,他家三代人也阅历 了火车的三个时代,见证了新中国铁路的开展 。郭锐的奶奶、爸爸妈妈 都是铁路工人,奶奶参加 制造的是蒸汽机车,爸爸妈妈 那一代是内燃机车,而他则阅历 了高铁时代。小时分 ,家里的水桶、盆大都是做钳工的父亲用铁皮边角料自己打的。父亲在一边做,郭锐就在一边看,看不懂的就问。有一天,9岁的郭锐也学着父亲做了一个小桶,让父亲惊奇 不已。20岁技校毕业后,郭锐也踏上了父辈走过的路,进入工厂当了一名钳工。郭锐十分 勤奋,情愿 研究 ,当年住在单身宿舍,简直 每天都泡在厂子里,总是比别人 多想多干多琢磨。25岁那年,郭锐第一次参加青岛市技能大赛,就一举取得 了第二名。2004年,27岁的郭锐被聘为四方股份公司第一个首席制造师,成为山东省第一个取得 首席称谓 的工人。

  霸占 动车组装多项难题

 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郭锐是一个十分 细心 严谨的人。每一个数字,他拿禁绝 的都要查询到最精确 ,从不说一个约数。“零件加工精度和设备 精度要求十分 严厉 ,0.01毫米的不同 就会发生 质的差异 。”仰仗 着严谨的情绪 和扎实的技能功底,2006年,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引进时速200公里高速动车组,郭锐担负起转向架组装、实验 的重担。

  高速动车组转向架是动车组的核心组成部分,不只 承载着列车的整车分量 ,还承载着列车的牵引及制动,更承载着旅客的人身安全。一列高速动车组转向架,仅直接相关的设备 部件就有上千个,设备 尺寸数据记载 有上万个。动车组技能 引进之初,国内涵 转向架设备 数据、设备 关系、工作原理等领域的研讨 尚属空白,郭锐靠自己探究 ,一边学习、一边分析,不停地做设备 论证明 验 ,当时仅查阅的零件、部件等图纸和资料堆积起来就有两米高,工作笔记约十万字。不到两个月,他就带领团队克服了高速动车组组装的多项操作瓶颈难题,令外方专家对中国工人的技艺惊叹。